纽约马拉松:不止于比赛更是纽约最大的狂欢节!

资料图。


纽约马拉松


  20世纪70年代对于纽约路跑协会是有着巨大变化的十年。上期我们介绍过的与协会格格不入的弗雷德·勒博(Fred Lebow)在1969年加入了纽约路跑协会,并在1970年和他人共同创立了纽约马拉松赛,并在1972年担任了协会的主席。


  勒博,纽约路跑协会杰出的领导者


  一开始,做服装生意出身且反对协会原有风格的勒博看起来似乎不太可能成为正在席卷全美国的“跑步热潮”的领导者。


  但他对跑步可以改变生活和社区的信念促使他在未来将协会变成一个全球知名的组织,各种赛事也在他的领导下如雨后春笋般被创办出来。



  弗雷德·勒博(24号),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官网


  勒博可以说是个奇人,他出生于1932年的罗马尼亚,少年时代赶上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战后欧洲的大混乱。独特的生长环境造就了他自己独立思考,在危险中虚张声势以及在必要时敢于打破规则剑走偏锋的做事风格。


  在用学生签证来到美国前,他通过走私钻石来维持生活。来到美国后,他先是在中西部地区当电视推销员,然后成为一名喜剧剧院管理员,在他将喜剧演出带到纽约后,他就在纽约安顿下来做服装生意,不过也是那种山寨假货服装生意。



  弗雷德·勒博,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官网


  1970年,纽马于在中央公园举办


  勒博当上主席后率领协会先后举办了许多场比赛和活动,例如1972年纽约路跑协会纽约迷你10公里女子路跑比赛,1979年新年前夜的纽约路跑协会午夜跑以及成人跑步课程和专为孩子们的“小便跑”。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还是他们举办了纽约马拉松,并将纽约马拉松从举办地中央公园搬到纽约市区的街道上。


  当年的纽约如同咱们现在一样,很多人对马拉松和跑步比赛没有概念。据勒博回忆,当他参加1970年樱桃树马拉松的时候,路边没有观众,也没有封闭道路,甚至还有一些孩子会朝着他们扔石头。勒博和他的同事们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开始了创办纽约马拉松的工作。



  纽约马拉松,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官网


  虽然没有钱,没有公众关注,没有媒体报道,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在1970年9月13日上午11点,首届纽约市马拉松还是在中央公园举办了,当时总共有127名选手参加,包括1名女子选手。


  首届比赛就有女选手参赛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要知道当时那个年代女性还是被禁止参加马拉松比赛的,1967年才有首位女性选手Kathrine Switzer参加了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的起终点位于格林的小酒馆外,路线包括四个环绕整个中央公园的大圈和一个1.7英里的小圈。


  最终,总共有55名选手完成了首届比赛。Nina Kuscsik是唯一的女性参赛者,但她因伤病在14英里后不得不退赛。


  令人欣喜的是,第二届纽约马拉松赛就迎来了首位女性完赛者,当时19岁的Beth Bonner以2:55:22的成绩成为首位马拉松成绩破3小时的女性。



  1971年纽约马拉松,首位女性完赛者Beth Bonner,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官网


  现在大家跑完比赛都会得到一个奖牌作为奖励,但当年的纽约不是这个样子,20世纪70年代的纽约马拉松为前10名选手提供手表作为礼物,并为接下来的35名选手提供钟表和啤酒杯作为完赛礼。


  在1972年出任主席后,由于协会处在亏损状态,勒博用自己服装生意上赚来的钱弥补协会财务上的亏空。不过,这种困难时期也显示出了他做事的过人之处,比如他充分利用1972年美国女子罢工事件来要求美国田协同意男女分开起跑。


  纽马正式在纽约街头举办


  1976年对于纽约马拉松乃至世界马拉松赛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年。在这一年,纽约路跑协会将纽约马拉松从中央公园中搬到了纽约街头,举办了第一次完全通过城市街道的民众大规模参与的马拉松比赛,之前的六届比赛均在中央公园内进行。


  那年的纽约马拉松也被认为是美国建国二百周年的庆祝活动之一。这场比赛永远改变了公路赛的面貌,成为世界各地大城市马拉松比赛的样板。



  纽约马拉松,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


  上世纪70年代,美国经济陷入滞胀,随着犯罪率和家庭破产数量的上升,纽约市的士气正在逐渐下降,变得低沉起来。


  纽约马拉松自1970年创办以来,路线均是围绕中央公园而成。在1975年,纽马共有534名参赛者,由于场地限制,比赛变得有点拥挤。协会创立者科比特说道:“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赛道已经过时了。”


  虽然现在对于纽约马拉松应该离开公园进入街道的具体发起人已经无从考证,但可以明确的是包括科比特在内的选手,赛事总监和协会主席勒博,新时代杂志出版商乔治·赫希(George Hirsch)和政治人物乔治·斯皮兹(George Spitz)联合起来打算举办一场马拉松赛,一个纽约和其他任何一个城市都从未有过马拉松赛。


  曼哈顿区区长Percy Sutton的支持以及房地产开发商Jack和Lewis Rudin的25,000美元赞助最终将纽约马拉松从中央公园的安静道路成功带到了纽约繁华的街道上。



  纽约市市长Abe Beame,曼哈顿区区长Percy Sutton和纽约路跑协会主席勒博庆祝该市于1976年10月举行的纽约市马拉松比赛。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官网


  据“纽约时报”记者尼尔·阿穆尔报道,当时这个想法遭到了相当多的怀疑和嘲笑。


  但经过数月的游说活动、选址、测量和试运行后,在1976年10月24日,在维拉萨诺 - 纳罗斯(Verrazano-Narrows)大桥的史坦顿岛一侧,聚集在一起的2,090名纽马参赛者散发出了被历史铭记的能量。



  1976年纽约马拉松起点,图片来源Rob Frydlewicz


  勒博请来了两枚奥运会奖牌获得者Frank Shorter,美国纪录保持者Bill Rodgers,五次世界越野冠军Doris Brown Heritage以及波士顿马拉松冠军Miki Gorman等传奇人物参加比赛并为赛事做宣传。


  在赛前的几个月,勒博完全放弃了自己的服装生意,全心的投入到办赛当中。比赛前,他来到维拉萨诺 - 纳罗斯(Verrazano-Narrows)大桥边的起点,亲自粘贴赛事胶合板广告。


  纽马成为一场城市狂欢


  比赛路线从史坦顿岛出发,穿过布鲁克林区、皇后区、布朗克斯区,终点设在曼哈顿的中心地区。纽约马拉松自此成为一场全纽约的狂欢庆典。



  1976年纽约马拉松,3号冠军Bill Rogers,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


  比赛期间,马拉松沿线的五座桥梁和300多个交叉路口被关闭,这种情况在1976年以前是没有发生过的,这种新鲜的大场面也使好奇的居民走出家门观看赛事。


  “有一次,我们正在通过哈西迪奇社区,我看到社区内所有的小朋友和其他人都从家里出来看我们,”Shorter回忆道。“我想这些人正在见证他们以前从未见过的事情。”


  “在皇后区大桥上奔跑是令人兴奋的。你来到曼哈顿,兴奋,激动,还有那种激励的能量!“Rodgers回忆说,他以2:10:10的成绩赢得比赛,领先亚军超过3分钟。“很高兴不在公园里和城市边边角角的地方来跑步比赛了。”



  1976年纽约马拉松,冠军Bill Rodgers,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


  穿过纽约五个区的纽约马拉松赛可以说是一次巡回演出。勒博后来写道这场比赛的创始人们即便在梦里也无法预料到他们会取得如此大的成功。


  不仅跑步者喜欢跑过纽约五个区,纽约市民也是如此,他们将这场比赛视为自己的比赛。


  虽然比赛如此成功,但勒博还是看到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起终点的混乱还有他根本不知道比赛当中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在接下来几年,他请技术专家设计系统记录成千上万名选手的数据以及在比赛日保护他们的健康和安全。


  其他城市仿效纽约举办马拉松赛


  纽约马拉松赛为世界各地的城市马拉松赛奠定了基调。 芝加哥和伦敦随后也在街头举办了马拉松比赛,后来柏林和东京以及其他几十个大都市也纷纷效仿这种做法。跑步成为了时代文化精神外的一个新颖的令人兴奋的补充。


  “每年都会有更多的人参与到其中,而且这个城市也开始看到了比赛的好处,” 阿穆尔说。“这让其他城市相信,如果他们能够在纽约这样做,那么我们也能在我们的城市这样做。”


  自协会创办以来就秉承的与纽约社区更多接触的理念让勒博带领协会在每个社区,在全国各地215000名孩子间,在努力过上更健康生活的老年人间以及各种各样残疾运动员间散播跑步的欢乐。


  纽约马拉松是纽约路跑协会的基础,但他们举办的其他各种赛事和跑步课程也是人们改善生活的动力。


  比如在1972年,协会推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女子公路跑比赛——疯狂腿迷你马拉松赛来促进女子凯发娱乐运动发展。


  首届疯狂腿迷你马拉松赛共有75名女性参与,其中总计有72名女选手在中央公园完成了距离为6英里的比赛, 17岁的杰基·迪克森(Jackie Dixon)以37:1.7夺冠。



  疯狂腿迷你马拉松,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官网


  勒博也在这个比赛上展示了自己的商业才华,他让女性剃须凝胶广告出现在首个女子路跑赛事上,而且他还在这个比赛的起点安排了六名花花公子杂志的兔女郎作为赛事宣传吸引人注意。


  到20世纪70年代末的时候,疯狂腿的距离变为10公里,人数规模增加到4000,勒博邀请了挪威奥运会选手Grete Waitz前来参赛,既提升了赛事运动水平又吸引了关注,后者以31:16的成绩赢得了1979年的比赛,还创造了当时的世界纪录。



  勒博与Grete Waitz,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官网


  纽约路跑协会还在1979年2月开创性的举办了攀登帝国大厦的比赛。参与到这个开创性比赛的人们可以在纽约地标性建筑里奔跑,他们会攀登1576级台阶到达86层的楼顶。



  1980年攀登帝国大厦比赛,图片来源纽约路跑协会官网


  而在1979年的最后一天,协会又创办了另一项流传至今的比赛——纽约路跑协会午夜跑,作为旧的一年的结束和新的一年的开始。这个比赛当时的距离为8公里,首届比赛有近1000名选手参与。自从比赛创办以来,比赛会在起点和中间都设置一个烟火表演的环节。



  1979年纽约路跑协会午夜跑,来源纽约路跑协会官网


  感谢勒博与协会工作人员


  虽然勒博带领协会克服了各种困难,但他的专制风格还是受到了别人的批评。在1978年,他拒绝了协会减少他权力的提议,他说:“他们不喜欢我做出的单方面决定。”他相信自己的每个决定都是有利于协会发展和适合推广跑步运动的。“我承认我的最大罪行是让我们取得了成功。”


  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勒博和纽约路跑协会取得了更大的成功,直到1994年,由于癌症他才离开了协会。他相信协会的未来会更加光明。“我们目前看到的东西与未来的跑步热潮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现在勒博的雕像矗立在纽约马拉松的终点,欢迎每位选手完成纽马的挑战。雕像底座刻着他的名言:“生活中没有事情能配得上马拉松带来的快感。”



  有个数据统计,现在纽约马拉松每年有大约50000名选手参与,创始人以及历代工作人员的努力工作让纽约马拉松成为了世界上最好的赛事,感谢这些工作人员为各位跑者带来如此优秀的比赛。